万年牢教学设计伟大领袖的亲孙子 读《史记》-深入敌后搞一搞

2015年05月27日

伟大领袖的亲孙子 读《史记》-深入敌后搞一搞
淮南王刘安,是伟大领袖的亲孙子。在很多公开场合吕祖宫,他都不忘以此来摆谱。
伟大领袖的精力是很充沛的,正式的夫人及后宫工作人员就不必说了。就是在打了败仗,全军疲惫撤退时,他也不失临幸的心情。
那一年,自白登之围还师为赛车而生,经过女婿赵王张敖的封地,刘邦住了一段时间。
而张敖甚恭敬邢昭林,就献上自己的美人。伟大领袖兴起一幸,遂生刘长。此刘安之父也。
等伟大领袖解决了老战友黥布后,就把黥布的地盘给了刘长,是为淮南王。
但刘长后来,以少子而骄,当众负气杀了一个侯爵,搞得中央人人畏惧。
后来竟发展到和汉文帝同车打猎时,不称陛下,但呼“大兄”,终于被认为是太不守政治规矩。
有关部门就说了,血缘是血缘,权力是权力,我们的组织讲血统,但更讲上下尊卑。
领袖是用来仰视的,谁也不要试图跟领袖过分套近乎。
而文帝几次否决有关部门要严惩的请示后,最终还是办了他。械系囚车,放逐蜀地,让他看守驿站。
由于案子太敏感柳暗花溟,沿途各县的干部们都不敢打开囚车的封门,看看刘长的情况,只求囚车快快过境了事。
刘长性刚,终日拘束于囚车之中,不免抑郁,遂绝食而死。
社会上就有了许多风言风语,无非是议论今上狭隘。
有童谣唱道,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
这就影响到了中央的形象。
文帝不堪,就说,我哪里想过要杀我的弟弟啊,我不过是想让他吃些苦头,磨磨性子,以更好地适应组织生活,过段时间还是要召回他的啊。
上哭甚悲,遂下令把沿途各县没有打开囚车,进献饮食的地方官抓起来,统统砍了,弃市。
为了表示中央并不贪图刘长的地盘,文帝又把刘长还活着的三个儿子都封了王爵,三分其封国。
其中,刘安便袭了淮南王的故号。
和其他二代、三代忙于弄权、发财、享乐不同,刘安非常注意维护自己高贵、清廉、优雅的形象。
司马迁说,刘安不喜欢打猎狗马之事,所好的是读书鼓琴,搞学术研究古镜怪谈。
刘安知道自己的爷爷是群众领袖出身,所以,他也有意识地模仿爷爷的做派。
他经常在公开场合讲传统,唱大风歌,示人以亲民作风。
他也会在封国给百姓们一些实实在在的好处,想以此获得民心,流誉天下。
本朝高级干部作秀,小范围内得得民心,树树形象,本也无妨,只要不造反。
很久以后,有关部门在对刘安做结论时才说,刘安真正的问题在于,他没能正确理解父亲刘长之死。
他没有从中认识到,越是高级干部,就越要严守政治规矩,有条红线,坚决不能碰。
相反,刘安竟对父亲之死,心怀怨望,以此背弃组织,有了反心束缚东宫。
司马迁说,组织上办人总是有根据的,刘安确实善于给自己找麻烦。
他经常说,江山是我爷爷带着他的老战友们打下来的,他们之后,当然要交给他们的儿子。儿子们没了,当然就要交给他们的孙子。
这话大体不错霹雳九皇座,组织上的很多位子也确实是按照这个原则分配的,但大位除外。
因为孙子太多,所以还是得严格讲规矩,排次序,分别出谁坐着,谁站着,谁看着,以及谁在外面等着。
组织上一向以上下、内外各安其分为和谐。
而刘安动辄就提“我高皇帝亲孙也”,只能被认定是不安分。
有关部门曾经向汉景帝报告说,吴楚七国之乱时,吴王刘濞派使者联络过刘安。
刘安也已经答应了发兵响应,只不过他的国相忠于中央,抢过了兵权,他才没有得手。
景帝指示,我也是高皇帝的亲孙子,我们刚刚已经弄死一个亲孙子了,政治影响已经很恶劣了,不宜再动,以后盯紧点就是。
这说明景帝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
但刘安不自知,竟想在盛世试一试搞革命,他也是对伟大领袖的创业史太着迷了。
刘安无数次组织专家学者研讨他爷爷打败项羽、夺得天下的课题,并出版论文集。
到汉武帝时,他经常对着军事地图研究战略战术,与宾客幕僚探讨打仗的问题。
有一次,天上出现彗星。刘安学问好,就以为天下将有变,越发用心地准备刀枪及攻城器具。
同时,散财招募天下游士好事者。
刘安说,当年吴王起兵时,彗星出长数尺,天下流血千里万年牢教学设计。
如今这彗星,其长竟天,牛牧童看来这场仗的规模小不了啊,天下兵当大起!我们要有所准备。
有好事者就投机鬼魂探测器,赶来对刘安大讲他上应天命的种种征兆,妄作妖言,欲以谄谀谋财。
而刘安本来就好神仙方术之事,对神秘学尤其用心下过功夫,便喜甚,遂多赐金钱。
每逢有使者从长安办事回来,刘安就着急过问中央的情况。
如果使者对他说,今上注定无太子,中央不治,可能要乱,他就高兴。
如果使者说,今上会有太子,中央大治,天下久安,他就不悦。
其精神不能沉潜如此。
刘安说,今上尚无太子,一旦有事,必然是诸侯并争,吾可以无备乎!
而且,我是高皇帝的亲孙子,一向亲行仁义,比今上还高一辈。今上对我不错,吾能忍之,等今上崩了,难道我还要继续忍吗?
组织讲血统,也要讲资历啊,吾宁能北面臣事竖子乎!
刘安认真地研究他伟大爷爷的革命史后,发现情报工作对于成败太重要了。
革命成功内村光良,既要善于从对手那里搞到情报,又要防备对手搞自己的情报。
于是,刘安就把自己的女儿刘陵派到长安去,负责一个情报站,给足活动经费,让她刺探中央的消息,并尽力收买领袖身边的工作人员。
刘安的太子娶了本朝王太后外孙的女儿,刘安便担心她可能是为今上潜伏的间谍,就与儿子设计,逼迫她主动提出离婚。
太子依计行事,六个月不与她同房,事情就这样成了。
伟大领袖以亭长出身,以百十人举事,数年间便得了天下的故事,研究久了,简直让刘安神迷不能自拔。
其实,他研究的东西,大都是刘邦掌权以后,组织上精心准备出来的历史,而刘安却都当真了。
刘安认为自己已经吃透了他爷爷的学问,在未来的斗争中将无往而不利,便以此激励宾客幕僚,并教育战士和群众。
众人大多无非跟他混口饭吃,只管胡乱应付几句,虚与委蛇,刘安乃越发自信。
干部伍被倒很义气,对他讲了几句真话。
当刘安以帝王般的姿态,召伍被议事,对他说,“将军上”时,伍被怅然曰,有关部门早就盯着我们了,大王怎么还敢说这种亡国之语呢?
大王只看到了伟大领袖当年得天下之易,怎么就不再仔细研究下当时的形势呢?时代已经不一样了啊。
大王那么喜欢研究战略问题,怎么就不研究下最近的吴楚七国之乱为什么会失败呢?
刘安则笑说,你还是没有学好辩证法。
现在举大事的麻烦,确实比我爷爷当年要多出好多。但你为什么不想一想,我们现在举大事的条件,无论是地盘,还是部队,也都比我爷爷当年好太多啊?
说到底,还是一个革命意志坚决不坚决的问题。
说到吴楚七国之乱,刘安更加兴奋了。他一直都以自己的战略素养为傲,就兴致勃勃地打开地图,分析战例,教育伍被。
刘安笑说,吴何知反!刘濞虽也是高皇帝的亲孙子,但他太不用心研究爷爷的用兵之法,哪里懂得打仗的门道呢?
他竟连“绝成皋之口,天下不通”的兵家语录都搞不明白,让中央的部队轻易就突破了成皋,最后打不赢,又能怪谁呢?
若是我打,我必定会如何如何,如何如何。
刘安对着地图演说一番,滔滔不绝,然后又笑问伍被巴古拉兽,我如此举事,公以为如何?
这伍被确实义气,只坦率地说,臣见其祸,未见其福也。
刘安笑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爷爷也早就说过,举大事不能搞单纯军事观点,关键还是政治。
可这方面,我也不差啊,我亲行仁义,树立形象,收买民心,难道做得还不够吗?
伍被说,关键是现在中央的形势还不错,今上身边也有得力的干部,群众对中央的工作也是满意的。
刘安稍愕然,乃曰,苟如公言,不可徼幸邪?那我们就不能冒险试一试吗?万一革命成功了呢?
刘安似乎已经完全迷失在伟大领袖的革命神话之中了。
他决意要做创业者,而不是仅仅守着淮南国。
伍被苦笑,只好说,吴王刘濞本来过着富贵至极的生活,在享受上,拟于天子。
一朝举事不当,则身首异处,被灭族。我听说他死前可是很后悔的啊。
刘安说,要奋斗,就会有牺牲,男子之所死者一言耳,想那么多干嘛呢?
当然,我认为,你对举事的顾虑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我始终坚信,事情不至于困难到你所说的那个程度。
大不了,我就跑到越人那里去打游击。
我爷爷当年不利时,不也进过山吗?
于是准备举事更加用心。
刘安好像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搞革命丹樱生态园,虽说是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最终都还是暴力手段解决问题,但理论一类的幌子,也是不可少的,毕竟还有统战等工作要考虑。
自己在干部、战士、装备、物资等方面都准备得差不多了,那就在意识形态上也搞一搞吧。
今上独尊儒术,政本法家,好办大事,似乎有些背离了组织上建政以来黄老无事、清静无为的传统。
刘安觉得可以在这方面做做文章,吹吹风,造造势,唱唱对台戏,遂有《淮南子》。
论者曰,《淮南子》虽杂,不失为道家之集大成也。
但这个孙子最后也失败了。
刘安本人自杀,族被灭,国则除为九江郡。
司马迁说,刘安一直标榜自己是伟大领袖的亲孙子,着迷于研究伟大领袖的革命史内功四经,自以为吃透了伟大领袖的学问,可是独独没有学到伟大领袖装孙子的精华啊。
他那么高调地挑战组织规矩,组织上能对他客气吗?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81
中国留学生张丽企明人才今日招聘-上海企明人才服务有限公司中材科技成都传动介质——各类换挡杆大横评丨用车小姿势-路遥马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