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ugou.com伊朗小记:在德黑兰读洛丽塔-张大神气

2016年08月28日

伊朗小记:在德黑兰读洛丽塔-张大神气
题图:阿里卡普宫的音乐厅墙面与天花板设计。
借楚汉的话说:如果世界是一所大学无良皇帝,那么伊朗很明显就是建筑音乐等艺术学科的优等生。
看到后台有朋友在问,先冒泡报个平安。
过去的20天我在伊朗。
一般旅行都不怎么逛景点怎么轻松怎么玩的我本人,在伊朗拿出了彻底的精气神严阵以待,每天都累到虚脱大炼宝,因为想看的想聊的东西都太多了。
而且来之前就想要剪一个关于伊朗的视频,所以带了一大堆设备(不过从伊朗离开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坏完了,直播一个人品衰败),所以非常累。
幸好依洲小朋友从国内跑来支援,和我同游,一路上帮我既当词典又当助理,特别感谢她!
伊朗太有意思了。
这个有意思不是旅行的有意思,对于很多旅行者来说豆蔓理财 ,这里炎热、旅游设施不完善、吃的东西单调、而且网络有封锁网速也一般、还必须长袖长裤包头巾……怎么看都不是很好的旅行选择。
但是怎么说呢,你很难想象一个国家可以同时拥有如此矛盾的多面,而且人民与政府躲猫猫式的来往交锋如果不是亲眼印证,我很难真的相信曾经在书里看到的东西。
照片和视频的整理太繁琐,游记怕是要写到明年。
趁着还没忘,在伊斯坦布尔也有闲,先写个伊朗小记,记录一些重要的内容,以免忘记。
目录:
(1)当地人
(2)政治
(3)官方与民间的拉锯
(4)男女隔离
(5)网络封锁与国际制裁
(6)民族认同
(7)法律
(8)信仰
(9)结语
(1).
伊朗人的友好非常著名。
即使是当我到了土耳其,和旅馆老板聊到伊朗人的时候,他也会说:Iranian people very nice。
由于国际制裁,伊朗政府又向来对西方(尤其是美国)表现强硬,伊朗人特别在乎外国人如何看待伊朗。
几乎随时走在路上都会有几个伊朗人上前来问候,有时候他们只是想要问一句where are you from,然后专程跟你说一声:welcome to Iran;有时候他们上来和你聊天,第一个问题就会问:what do you think about Iran。
我在德黑兰认识了建筑师小姐姐Sima,以及她的弟弟音乐天才Shayan,和他们一起参加了他们家族的一场生日派对。
这场生日派对就很能体现伊朗社会的复杂性。
年轻人们分别在家里梳妆打扮,穿好露臂露腿的西式礼服,然后纷纷裹上长裤外套和头巾,走出门;等到了目的地,进入庭院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脱掉衣服。
然后你再看现场,整个就是一场欧式的大型家族派对。

图1:一个极其混乱反正也不知道拍了些什么的派对合照

图2:派对第二天早上,和年轻一代各种cousin们的早餐。
他们家是一个大家族,堂兄妹二十多个,要么在国外居住学习,要么在国内从事医学、艺术等行业。整个家族,即使老一辈的人,也都是是受过良好教育,生活方式明显西化的人。
我和他们共度了4天多,几乎聊完了我关于伊朗所有的问题。
在德黑兰的路上偶然认识了一个数学老师,曾经主修工程,但是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在学校当老师,算是当代困惑的伊朗年轻一代的代表。
他对伊朗的工业发展表示很遗憾,工程师没有办法找到工作,工业无法真正发展。
还在雅兹德遇上了一个琐罗亚兹德教教徒的出租车司机Cyrus。
琐罗亚兹德教古时候在中国被称为“袄教”,因为崇拜圣火也被成为拜火教,这个称呼不完全正确但是因为简单就先这样称呼着吧。
波斯拜火教,某种意义上算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宗教。金庸小说里面的明教,权利的游戏里面的光之王,来源都是拜火教。
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个一神教,历史悠久甚至远在犹太教之前。现在一般认为犹太教是受了拜火教影响才产生的,而犹太教又衍生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
而我们当天正好是包Cyrus的车去往琐罗亚兹德教历史上最重要的火神庙。这完全是完全超乎意料的惊喜。

图3:传说中千年不曾熄灭的圣火。
拜火教徒每年6月份会有五天的庆典在这里开展,这也是传说中萨珊王朝的公主被阿拉伯人围攻最终得到神启获救的地方。
说起Cyrus这个名字,我有一个有趣的猜测。
波斯历史上最有名的帝王是居鲁士大帝,居鲁士就是Cyrus。而居鲁士时期就是拜火教为波斯国教的时候。
所以我猜测教徒的名字应该都是来源于宗教,比如拜火教教徒会叫居鲁士而不是默罕默德;而伊朗什叶派为主,所以他们的穆斯林男名中,阿里这个名字比穆罕默德似乎更常见。
还在伊斯法罕先后遇到一男一女两个说着非常流利中文的伊朗人。
男生在重庆大学学习,刚毕业,拿到一家中国公司的offer,先base在德黑兰工作;女生还是大学生,讲中文,在当地也做一些波斯语和中文的互译,邀请我们参加了她家的公园晚餐。
还有路上零零碎碎遇见的伊朗人……
这些人既是在伊朗最好的经历,也是我的信息来源,印证或者更新补充了一个更完整的伊朗。
(2).
伊朗这个国家,如同世界上其他几个强权政府国家一样,政治在生活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这几个国家基本上是可以数出来的:
动不动热泪盈眶的北韩金家帝国;
独裁强势卡斯特罗治下的封闭古巴(去世后的现状不太了解);
全球反美动员中心,“Angry”伊朗;
当然还有“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虽远必诛”“盛世如愿”的东方强国安悦e生活。
所以我经常都觉得,就像要理解中国人首先要了解两千年帝制一样,了解伊朗人,你首先要了解这个国家的政治。
伊斯兰国家的政治很难讲,因为有时候你很难说伊斯兰在其中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伊斯兰也是。
出租车司机Cyrus是个明白人。
他在车上和我聊天m字额,先把他们拜火教最神圣的chuk chuk的故事讲给我听,讲完之后说:
当然这就是个故事,谁都不知道真假,我也不相信。你懂的,这就是宗教。
然后他开始和我聊伊斯兰,先说伊朗是什叶派教徒,和别的穆斯林不一样,所以“we don’t have trouble with them”,然后接着说:
伊斯兰就是个工具,大家都只是在古兰经里面找自己需要的东西,然后去达成自己的目的。
今天的伊朗社会形态来自于1979年的伊斯兰革命。
此前的巴列维王朝亲西方,大力推行世俗化,禁止女性戴头巾,开始了伊朗的现代化高速发展。
巴列维王朝时期的伊朗社会,女孩子化妆穿紧身衣,沙滩上都是比基尼,喝酒唱歌看电影,生活方式非常西化。

图4(来自网络):70年代巴列维王朝治下的伊朗
但是这个王朝腐败挥霍,引起国内人民不满,于是1979年爆发了伊斯兰革命。
说来好笑,当时正是社会上层知识分子作为最主要的力量发动了这场革命,但最后得来的却是一个完全相反的结果,革命后大批知识分子被迫害。
霍梅尼从国外返回,领导了革命晚安北京,并且在革命结束后迅速建立起极端保守的宗教统治,反美反西方,强制要求所有女性戴头巾,即使是游客和非穆斯林。
之前看过一部电影叫做《被投石处死的索拉雅》,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讲的就是革命之后发生在伊朗农村的故事,里面有一个男人对着即将被处死的索拉雅说过一句台词,大意是:你们的王朝早就没了。
旅馆的朋友推荐我们去霍梅尼墓,这是德黑兰很有名的景点。
我说不去了,这个景点可能是全伊朗唯一一个我不想去,甚至有点想翻白眼的景点。
霍梅尼在革命后给自己创造了一个职位叫做“最高领袖”,Sima小姐姐聊天的时候把这个职位称为“super leader”,真可以说是非常恰当了。
伊朗的总统基本上是个摆设,实际掌权者一直都是super leader。这也是为什么此前有革命派的总统上台,但是并不能真正带来社会革新的原因。
她还提到一个military组织,理解了很久不知道是什么,后来打开维基百科给她看波斯文翻译,才确定她说的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
这是一个伊朗特色的传奇组织,不但管军事,还管情报,还管宗教,还管经济。
革命卫队是伊斯兰革命的主要力量,在后来的发展中越发壮大,不但拥有海陆空军事力量,还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她说super leader非常富有,但是革命卫队甚至richer than super leader。
后来我翻了一下维基百科:
如今,伊朗革命卫队控制着伊朗南部60个边界通道,控制着伊朗除石油以外57%的进口和30%的出口,在境外还有接近600家下属贸易公司。革命卫队还把持着伊朗的制药、电信以及石油等支柱行业,它深深卷入了伊朗的经济生活,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垄断组织,无异于一个实力雄厚的“商业帝国”。
怎么讲,吓死爸爸了。
当然强权政府通常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国内治安好风云之天下会。
伊朗非常安全,偷盗和抢劫几乎完全没有,安全性媲美国内,这一点比欧洲某些城市(比如巴塞罗那什么的)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而且两伊战争结束之后,国家内部也没有战乱,虽然会参与到周边国家的政治周旋,但国内稳定。
以至于哪怕是如同Sima这样对现状非常不满的人,在我们聊到ISIS和中东战争的时候,也会说:
我还算支持他们,因为他们可以保证稳定和安全。
西方制裁,再环顾一下伊朗周边国家,很容易理解伊朗人的孤立心态。

东部是被四分五裂至今不能建国的库尔德人;
临近的中东,要么是如同以色列一样的死对头,要么是如同沙特阿拉伯一样完全不对付的伊斯兰国家;
在宗教上亲近的什叶派国家也就是伊拉克和阿塞拜疆:伊拉克至今局势不稳定,什叶派和逊尼派还在斗;阿塞拜疆非常世俗化,更偏向土耳其这个大哥;
西部阿富汗战乱不断,伊朗国内有很多阿富汗人生活,这是伊朗社会普遍存在的现象,即阿富汗阶级。
阿富汗阶级在国内的生存状况很差,地位很低,政府对他们非常吝啬。
我在一个清真寺遇见一群生在伊朗的阿富汗少年,他们从来没有回去过故国,但对伊朗政府颇为愤恨,一个男孩言辞激烈地对我说,这是我的国家,但我却需要pay for living!
而且Sima还提到一个此前我不知道的事情:
伊朗政府会给钱招募很多阿富汗人组成军队派派后花园,派出去帮助叙利亚打仗,抗击Isis。她说伊朗政府非常支持阿萨德(叙利亚总统)。
再加上什叶派本身的教派特质,我甚至会觉得伊朗大概是整个中东离宗教恐怖分子最远的国家。
(什叶派与逊尼派的特点这里说不清楚,以后单独成文)
一个(官方)非常宗教保守却并不恐怖的伊斯兰国家,真是想想就很有意思。
(3).
官方保守,民间却不是。
虽然民间也有保守而虔诚的穆斯林,但总体来说,一个已经睁眼看过世界的人,你很难强迫他闭上双眼。
所以在伊朗,人民和政府之间,彼此拉锯ls2头盔,如同躲猫猫,甚至经常给我一种相互将就的感觉。
人民将就将就政府:好好好,戴头巾,戴给你看。但是想尽办法在表面的遵从之下满足自己的生活所需。
既然无法完全禁止,政府偶尔也将就将就人们:好好好,只要不搞出大事,你们唱歌跳舞化妆,还有这个party,我就当没看见吧。
伊朗民间甚至曾经出现过一个app,叫做“Ershad”。
这个app是专门用来躲避道德警察的,基于位置共享,人们将道德警察的位置发送到app上,以供其他人参考,这样大家纷纷绕开到的警察,打扮化妆,露出一些头发,享受本该正常的生活www.gougou.com。
阿扎尔·纳菲西的书中曾经写到过,伊斯兰革命后,西方音乐和所有的娱乐方式都被禁止,不准喝酒。
但是伊朗的年轻人还是会偷偷在家里办派对喝酒,如果引来了警察,就赶紧倒掉所有的酒精,藏起娱乐设备。
和Sima的伯父伯母聊天的时候我提起这一段,她从卧室里跳出来,大声说:就是这样,现在也是!
Shayan是个音乐天才,也是个网瘾少年。家里成堆的游戏碟王子病的春天,都是西方时下正流行的游戏。
他和我一样喜欢诺兰的电影和Hans Zimmer的音乐,最喜欢的好莱坞明星是马修麦康纳,说起来西方电影如数家珍,看的比我不知道多到哪里去了。
他还很喜欢花木兰的动画片,和怪物史瑞克。
Sima讲说Shayan小时候,听不懂英语,也不知道动画片里面在讲什么,但是每天要看三遍木兰,每天,三遍,以至于Sima都可以清楚地背出台词和画面。
木兰里面有一个舞着剑说台词的情节,Shayan小时候就每天在家里挥舞木棍,重复那一句自己完全不知道意思的台词。
所以你看,虽然官方层面被完全禁止,但你永远禁止不了年轻人找到自己需要的喜欢的东西。
(4).
伊朗的男性必须服完两年兵役才能拿到护照,此前不可能出国;但是这个兵役可以给钱免掉。
伊朗的女孩子需要在9岁开始戴头巾,如果9岁之前就戴上了头巾,那通常是因为家庭教育的缘故,可能是非常虔诚保守的家庭。
玛兹嫣·玛克玛尔巴夫(伊朗有名的电影家族的女导演)曾经拍过一部电影叫做《女人三部曲》,讲了三个不同年龄段伊朗女人的故事,其中第一个故事就是小女孩哈哇娃9岁当天需要戴上头巾以后不可以再和男孩子玩耍的故事,很震撼。
伊朗的男女从小隔离,上学都是分开上,直到大学才会有男女共校,所以很多人花钱上大学只是为了谈恋爱。
由于从小不和异性接触,很多人第一次在大学接触异性的时候都会变得非常拘谨不自然。
从小和二十多个家族男女年轻人一起长大又接受西方文化的Shayan,给我们讲他进入大学之后被很多女孩子喜欢,主要就是因为他“太正常了”,像平时正常人一样对待这些女孩子,反而显得格外不同。
就像你越禁止什么,什么就越容易滋生一样;异性隔离带来最大的社会问题就是性骚扰。
我和朋友在卡尚遇到两次飞车党摸屁股,他们倒是不抢劫,只是摸屁股;还有一些品行不端的男性,趁着要求合影的时候把手搭在我们身上。我把这个事情告诉Sima美辰香醒,她很愤怒,给我发了很长的消息。
她说之所以去学习格斗,就是因为她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甚至商店小贩在收钱的时候都会故意摸一下手安吉实验初中。
她说伊朗98%以上的女性都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她非常想要去别的国家生活定居。
实话说这件事情我并不怨怪这些男性,越禁止越滋生这个道理真的太简单了,但有些政府就是不懂。
(5).
伊朗屏蔽Facebook,但是Instagram、Google全套、telegram等全部可以使用,比某些国家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好笑的是,虽然Instagram可以使用,但是有些西方明星大号的账号无法查看,现场给你表现一个网络封锁的掩耳盗铃。

图6:Instagram是伊朗最主要的社交app。
一路上找我们留联系方式的人都会首先问Instagram,其次才是WhatsApp。比较没想到的是,telegram在伊朗的使用率非常高。但伊朗似乎并没有发展出完全属于自己的社交网络,这点和中国不同,大概是因为中国禁得太干净了吧。
伊朗的宽带不贵,16个G售价25美元,有效期六个月;但麻烦在于不能做到完全的包月,超出16G之后需要再花钱购买流量。所以沉迷国外电影和音乐的Shayan每个月在网络上花费巨额。
手机流量的话,Irancell可以花40美元买到70个G,察猜有效期六个月,基本完全够用。
而且这些网络的速度都很快,基本保持在2mg/s的速度。
伊朗受到西方的国际制裁,在我去伊朗前两周,美国刚宣布对伊朗进行新一轮制裁。
制裁下的伊朗衍生出了十分独特的社会现象,很多社会状况都与此有关。
苹果公司不服务伊朗九江三中,App Store里面,伊朗账号无法下载任何东西,有的非伊朗账号,有时候仅仅只是因为检测到在伊朗就会影响app的下载。
遇到的所有伊朗人,只有Sima家族的人使用苹果产品,Sima用苹果手机,使用马来西亚账号;Shayan用iPad玩游戏等,使用美国账号。
国际酒店预订系统在伊朗均不可使用,即booking、airbnb等都找不到伊朗酒店。
国际打车软件,比如uber等,不服务伊朗。
国际银行卡和信用卡系统,比如VISA万事达等,也不服务伊朗。
但你以为这样伊朗就会生活在互联网史前时代吗?并不是。
伊朗有自己的酒店预订系统。
一个叫做sevenhostel的集团建立了一套非常完善的预订系统,其中包括从青旅到高级酒店在内的住宿、包括巴士火车和机场接送在内的交通广州黑人吧 ,价格完全透明,依靠邮件确认。

图7:旅游交通预定系统

图8:酒店预订系统
上面的酒店数量或许不够全,但是已经非常够用,我在伊朗的住宿几乎全部在这上面完成预定。
伊朗有自己的火车预定网站,除了是波斯文我没太看懂之外,旁观旅馆小哥哥帮忙购买的全过程非常流畅。

图9:伊朗的“12306”,火车预定系统
购买之后的票可以自己打印出来,上面包含主要信息和二维码。
说到二维码,伊朗从地铁、巴士到火车,验证方式几乎都是二维码,所以票据只要一张纸,非常方便。

图10:地铁、博物馆和火车票
虽然没有uber,但是伊朗有一个由革命卫队投资的打车软件,叫做snapp。
snapp提供英文选项,我使用过一次,唯一的障碍是打到车之后司机很可能不会说英文,所以最好的解决方案是身边有一个可以说英文的朋友帮忙沟通。
直接手机号注册,填写邮箱,不需要绑定支付账号,可以选择现金支付,订单完成之后会发送行程详情到邮箱。价格透明,比出租车便宜(当然也是因为伊朗的出租几乎都不打表)。

图11:伊朗的“uber”,snapp,支持谷歌登陆。
不能使用国际银行卡,这一项是真的非常不方便。
Sima在马来西亚读书时候的Visa卡,回国使用之后被冻结了。虽然并不影响国内的银行卡支付,但是一旦涉及国际结算,就会平添很多麻烦。
所以整个伊朗仍然以现金结算为主,很多地方都可以刷卡,不过是刷伊朗自己的卡。
我甚至还在散步的广场上看到了VR游戏,非常摩登了。

图12:德黑兰的VR游戏
也由于国际制裁,伊朗的钱币,也就是里亚尔贬值非常厉害。
Sima说几年前(具体几年忘了)的制裁,导致短时间内里亚尔贬值40倍,很多人因此而破产混沌大道诀,底层人民比较贫困。
但是伊朗的石油的天然气非常丰富,难以想象的丰富,依靠石油和天然气,这个国家非常富有,所以贫富差距非常非常大。
没有中产阶级,要么富有要么贫穷。Sima说。
在伊朗买车很贵,购买国外的车要交税200%,假如一辆车售价3000美元,在伊朗买就是9000美元;
购买国内的车会便宜很多德西拉姆,但其实也不够便宜,一辆车要交大约10%+(具体数字忘了,应该在10%~20%之间)的税,这个税上交政府,或者说是上交super leader。
不过伊朗的油很便宜,1美元大概可以买到4升油,白菜价。
而且公共交通虽然有但还不够完善,所以车非常重要,伊朗的汽车拥有率非常高,满街都是车,开起来也很疯狂。
人们至少都会买一辆车,这是刚需,但是因为实在太贵,所以他们通常不会换车,很多车已经非常老旧却仍然在使用。
(6).
伊朗一直都叫波斯,直到1501年改名为伊朗。
某种意义上,波斯这个名字代表了更本土、更倾向于自我民族归属的那一部分。即使1501年以前仍然包含了阿拉伯人入侵后伊斯兰帝国的时代,但对于此前更为强大的波斯来说,这部分几乎不需要被计入。
直到今天和伊朗人聊天,他们都会时常自称Persian people,餐馆的风格也多按照波斯风格而非伊斯兰风格装饰。
不过当然,由于伊斯兰对伊朗的征服,本来就最大程度上几乎全盘接收了当时波斯萨珊王朝的政治形态和建筑美学等,所以有时候也很难把这两者剥离。
我和朋友说:你看伊斯兰征服过的地区,几乎横扫一切,可是好奇怪,波斯王朝断裂了一千五百年,今天的伊朗人却仍然把波斯文化作为民族归属。
波斯人是雅利安人种,也就是纳粹当时声称世界上最为优秀的人种,和德国人同源。
所以波斯人骨子里非常骄傲,也更容易愤怒。Sima说之前有一个全球各种人民的情绪研究,伊朗人是全世界最容易生气的人。
所以聊天的时候我们猜测说,当时的巴列维王朝统治其实没那么差,只是腐败奢侈比较厉害,换做中国人多半不会革命。
但是伊朗人不行,Angry Guys选择革命。
遗憾的是,这样的文明古国,当今伊朗政府却正在做所有搞意识形态的反智的政府都会做的一件事情:篡改教科书。
他们试图减少甚至删除教科书中关于波斯文化的部分,着重学习伊斯兰历史的部分。
更好笑的是,国内的伊斯兰建筑大多都进行了良好的保存和修缮,但是波斯遗迹,哪怕是拥有一千七百年历史的村落,政府都没有进行任何管理。
伊朗伊斯兰政府吃屎吧!
(7).
和很多伊斯兰国家一样,伊朗有两套法律,伊斯兰教法规范穆斯林,不管别的教徒,比如拜火教,所以拜火教徒可以喝酒。
虽然伊斯兰教法允许一夫多妻制,但是我在伊朗一个这样的案例也没遇到,看过伊朗电影里面也完全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所以我甚至怀疑这里是不是真的允许,但也有可能是因为上文提到过的:
一个已经睁眼看过世界的人,你很难强迫他闭上双眼。
(8).
如今伊朗的全名是: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而我们叫做: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所以我和他们聊天的时候开玩笑说二环十三郎,有时候我觉得中国人和伊朗人某种意义上其实都并不真的信仰自己写到国名上的东西。
不过在伊朗真正信仰伊斯兰的人,恐怕还是要比在中国真正信仰共产主义的人要多得多吧。
(9).
阿扎尔·纳菲西有一本书叫做《在德黑兰看洛丽塔》,写的是她在革命后回到国内在德黑兰大学任教的故事,激烈动荡之后极端保守的社会里,曾经享受过娱乐世俗的年轻人,如何与政府周旋,在紧张的氛围里找寻自己的生活。
我还是这么觉得:中国人大概是最能理解伊朗人的人,读伊朗文学也总是让中国人思考到自己。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193
于文华微博众博钢构1月3号报价-青岛众博钢结构有限公司不违农时优美小提琴曲《蝴蝶之恋》让无数人为之赞美的天籁之音-提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