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ail邮件群发伍迪艾伦谈如何成为喜剧明星-牙签

2016年06月25日

伍迪艾伦谈如何成为喜剧明星-牙签
此内容为woody Allen on comedy 音频Rise to Stardom部分的翻译。
由comedy翻译小组的Norah翻译。
L:Larry Wilde
W:Woody Allen
L:人们曾经觉得一个喜剧演员要做出点名堂,需要经过10年,12年,甚至15年。但你在相对比较短的时间内就成名了。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W:我觉得一个喜剧演员绝对是需要时间磨练的。我不认为我已经做到最好了,我离那个还差得很远,还需要很多的磨炼。喜剧这东西,它需要你花时间去打磨段子,去积累经验。这两件事情本身就是需要时间的。但我不觉得一定要10年或15年才能做出点名堂。我完全可以想象有人几年时间就可以形成自己的风格。我也不过是个喜剧演员,别人也可以做到。
L:但当一名喜剧演员,和当一名成功的喜剧演员,是两码事。
W:我跟你说疯狂异能,都是运气。成名这回事儿吧…每次上台的时候你都要记住,如果大家都喜欢你的段子,那是你运气好。你能控制的,不过是有一天发现自己喜欢写段子,讲段子,超级超级喜欢喜欢到愿意一直干这个。而且你也就真这么干了。但其他的真就得靠运气….
L:你觉得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名喜剧演员吗?
W:我不觉得。恰恰相反,我说的运气,其实是指天赋,比如Jerry Lewis生来就非常有喜感。我不是说他可以不努力,就能把天赋发挥到最佳状态,做出最好的表演。但很有可能,世界上有另外一个人,和他差不多背景,但是永远也成为不了喜剧演员。就算他可以买到世界上最好的段子,有好几个场地请他去,能赚到养家糊口的钱,但有些东西是骨子里生来就有的人肉鼠餐 ,比如Jerry Lewis.
L:你觉得当一名喜剧演员,钱琳琳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W:我觉得要一直在一群人面前逗他们笑,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情。挑战性极高。你要经常在电视上,俱乐部里,全国各个地方金怡云,不停地逗人笑,而且不能有冷场。
一个歌手出来唱几首歌,或者一个话剧演员出来演几段,大家就会觉得很好。我不是说他们这样的表演很简单,他们的艺术也很难。
但我想说,作为一个喜剧演员,你的表演是不间断的,如果你的观众不是一直都跟着你的情绪起伏,当中有断层,你就麻烦了。整场表演你需要注意很多昨日青空,比如你必须是最棒的状态,你的段子必须好笑,你的观众必须在你的情绪上。
你会有很大的压力,因为你每个晚上都在表演,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你的整个生涯都会面对一群作者的观众,需要让他们哈哈大笑,一直笑,一直笑,一直抖包袱,抖满35·40分钟。等你表演完,回化妆间休息一小时以后,就又要出来讲第二兰迪少儿英语场,甚至第三场,都在一个晚上之内。而且你今天晚上讲完,明天你累积起来的状态又要清零,因为每天晚上的观众、环境等等都是不一样的。你又要重来一遍。u-mail邮件群发这么做了一年又一年,真的是件非常难的事情。
L:那你觉得要保持像Bennie and Hope那样长青,是不是需要一种很特殊的气质或气场?
W:不,我觉得是努力和运气都要。比如我觉得Bennie是一个天生的喜剧演员,生来就讨人喜欢,又搞笑。所以他不需要翻山越岭尼金斯基,只要踏着浪潮登上巅峰就行。长青有时也是一种天赋,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L:你觉得你的喜剧风格走到哪里都能被接受吗?
W:我自己觉得是这样的。但这只是我的感觉,因为我也算是在美国的各种地方都表演过了,在东岸、西岸、中部。我也去伦敦表演过,曼切斯特之类的。基本上走到哪里都没什么问题。所以我觉得大家都能接受。我也在不同年龄段的人面前表演过。高中生啊之类的…
L:你觉得大多数人都可以对你的幽默产生共鸣吗?
W:这很难说,这问题太大了。我只能说…恩…我觉得他们来看我的表演时还挺开心的,但是不是真的产生共鸣就不知道了。
L:比如说,之前有一次你表演的时候说到了三K党….
W:对啊
L:…而且那个场景很明显是…怎么说呢,架空的。也就是说按常理,大部分都不会对那个场景产生共鸣…
W:你错了,他们会的。
L:真的?
W:对啊,因为观众并不是对你的段子的内容——比如我说的三K党或者跳伞——产生共鸣。观众产是对你的情绪产生共鸣。他们可以想象到那个场景弄简,想象到那种害怕的情绪。他们好像可以看见我被那些三K党带走,也好像可以体会到那种害怕无助的感觉。这些观众是可以通过同理心感受到的。
L:你觉得有没有一种类型的美国人特别吃你这一套?
W:我不觉得,但这也只是我自己的感觉。我只是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有一种美国人会比其他人更喜欢我的喜剧风格。我不觉得我自己特别代表了某个地方,或者比别人更有文化。
L:那让我换个问法吧,你会怎么形容自己的幽默呢?
W:我觉得幽默就是……上台讲段子。我就是这么觉得的。我想到一个很好笑的点,然后包装成一个故事,最后讲出来。就这样写了很多段子,然后讲出来。你也知道幽默是很难被形容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和Henny Yoman,或者Bob Pope做的事情都差不多。他们上来讲段子,我上来讲段子。可能我讲故事的节奏方法会有些不同。比如Kenny Yang等等他们段子和段子之间的关联性可能比我的要小些。我的段子之间的联系可能更紧密些。但也就这么些差别。归根结底,我们都是喜剧演员,我们都是讲段子的翁云光。
翻译者Norah 的话:
认识Woody Allen是因为他的电影,有些荒诞,有些黑色,个人风格鲜明。我最喜欢的弃妃不承欢,或者说唯一能完全欣赏的是《爱在罗马》。
最近才知道他也是早期的stand-upcomedian之一,就好像我去年年底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尝试脱口秀。
其实好像都没有“尝试”这个阶段,当这种可能性微微向我转身的时候,我就已经妄下定论,认为TA符合了自己的Hedgedog Concept:喜欢,做得了,且有价值。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如果让我来诠释,这个世界好在硬件,坏在软件。纯粹的黑暗会使人反抗,但披上糖果色的灰雾却可以慢慢麻痹汇林华城,最后侵蚀你的软件。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理由开始stand-up大管家小娘子,我想做的,就是在一片浓雾中注入喜剧色包裹的氧气全能球王。
感谢牙签和许多其他艺术家从很早以前就开始推广脱口秀。希望有更多人了解、喜欢这种表达方式。希望世界上能有更多可以呼吸的空气。

如果觉得有收获或者内容有趣的话,请扫上面Norah的收款二维码,以表示对她翻译工作的肯定,或者转发给更多人看到哦!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121
五家渠租房信息会有150万人受益 8年时间在咸阳将建成有“陕西三峡”美誉的最大水库-咸阳圈子夜一h伊春铁力市招聘教师53人公告-王运龙面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