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wledgetree传家训扬新风之廿八丨多宝乡西高村:荣耀满堂的院士家族-九江都昌发布

2018年05月15日

传家训扬新风之廿八丨多宝乡西高村:荣耀满堂的院士家族-九江都昌发布





“高氏家训”:君亲一体,忠孝一道。忘之者谓之逆,遗之者谓之弃,慢之者谓之亵。无将之戒,莫大于忠。王刑之属莫大于不孝。为人臣所当躬鞠尽瘁,为后人所当慎终追远,不可一毫忽也!
高燮堂:湖北商贾 魂归故里
在都昌县多宝乡长平居委会西高村,有一幢建造于150余年前的清咸丰年间的老宅,外墙还算完好,内间荒废,被村民堆放着杂物,虬立着的树枝将残墙撑破,木板楼的窗棂让人窥视出旧时大户人家绣房的精致。老宅的原主人高循柳(1846—1912),是清末的教育家,官至按察司。北洋军阀时的大总统为其授匾“光增邑乘”,为其夫人郭氏授匾“孝阙流芳”。郭氏的贤惠远近称颂。高家置产颇广,穷人家到高家借谷度荒,郭氏总会泡上一碗爆米给来客,递上热茶,这是必备礼仪。用斗斛去量稻米,不但不用秤杆抹出平面黄明志骂林丹,而且会让斛面堆出尖顶来。高循柳的父亲思坎公,生育了四个儿子,“循”字辈,皆以树名命名,依次为松、梧、桃、柳。高循柳有三个儿子,分别叫燮堂、润堂、耀堂,个个可圈可点,门门英才辈出。

老宅外墙
循柳公长子高燮堂(1870—1926),例授从九品钦加五品衔。他的夫人是湖北巡抚之女,夫妻俩在湖北沙洋县经商。有一年荆门一带干旱,百姓遭遇饥荒,高燮堂头一年收购的三大船大豆价格飞涨,这一年高家的店铺新增不少。

老宅天井

老宅石窗
高燮堂有三子,大儿子高敬同抗日战争前夕去世,没留下子女。二儿子高正同(派名圣培)子女大多在中国台湾和美国生活。三儿子高友同,性格喜静,终生爱好柳体书法。1938年,日军逼近沙洋,高友同带着儿女从沙洋逃难至国民党的陪都重庆,他的岳母与妻兄李飞鹏早一年到了四川重庆。高友同考入国民政府铨叙部,任文职人员。经历战乱后,1948年高友同带着儿女回到老家西高村,淡泊明志以医谋生。他带来的数量有限的青霉素,成为稀缺的灵丹妙药,救治了村上和邻村好几例高烧不退的孩童。新中国成立后实行土改怀仁大地学校,邻村有人举报高友同是蒋介石手下的“高官”,他被揪送到县城审查,后患痔疮抑郁而亡。

老宅庭院虬枝
高友同的长子高己民(后改名济民)解放前夕在九江一中读书,和班上十余名同学被国民党骗去上海当兵,一到上海下了火车旋即被逼上了军舰,直驱台湾。高济民在台湾艰辛谋生,发奋图强,曾任高雄邮政局局长、台北邮政博物馆馆长,1994年任台北邮政总局邮政处长,1995年曾回大陆祭祖。高济民的儿子高立仁、女儿高立箴,年轻时留学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现在台湾科研部门和大学工作,卓有成就。高家在台湾的后裔心系祖国统一,反对台独。

新修祖堂
高友同有三个女儿,长女高国英曾在都昌县汪墩中学教书,退休后在九江生活,80多岁的老人身体硬朗,安度晚年。高国英的小女儿吴彬在广州廖承志、何香凝纪念馆工作。高国英老人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同堂弟赴湖北沙洋祭拜祖父高燮堂,祖父的坟墓被平处建了一间仓库。高国英带着当地的一包泥土回到家乡,钉制木盒装上祖父的遗物安葬,并建起纪念碑,让祖父魂归故里。
高润堂:鄱湖红船 救生功高
循柳公的次子高润堂(1879—1938),他的人生轨迹几囿于故乡,也终老于生他养他的西高村吴思潇。高润堂清末例授国学生,是典型的“乡绅”形象。民国初年在村上创办拔萃高级小学,被委任校长,兼省教育厅咨议。学校良师云集,颇有名声,徐埠、左里邻乡子弟不少慕名而来。高润堂曾被选为本区乡自治议员,经知事委任为第二、三、四届江西省议会及国会选举调查员。第一、二届议会初选当选人,未进入复选当选人。时任省长奖给高润堂金银两色奖章和三等嘉祥章。

高润堂一生最为称道的功德,是曾担任过鄱阳湖红船同仁堂的董事,成就了一番“救生功高”。鄱阳湖老爷庙水域,地势险要,风高浪急,常有舟沉人亡的事故发生,被称之为“魔鬼三角” “东方百慕大”。1907年,民间慈善团体在当局的晓谕下,购置一艘救生红船优淘屋官网,专司湖面救生,并命名为“左蠡救生同仁局(堂)”。“同仁堂”的首倡者就是高循柳(又名高应瑞),他当年在外为官坐船回家,就看到不少“湖中狂风浪涌,中流客商舟子尽葬鱼腹”的惨相,遂有拯溺救生之念。1921年,循柳公的次子高润堂被选为红船救生同仁堂董事。红船的日常维护一是官府的资助;二是募捐;三是置办田地、店铺,以租金辅养。同仁堂从清末成立到抗日战争因战乱停办,前后长达40余年。期间会长或董事换了数任,高润堂1934年前后担任董事,针对过往军队强行征用红船,影响湖中救难事务,呈文予以制止。40余年来,红船救生在千人以上,被誉为“鄱湖之慈航”。蒋介石在布告中也称“自光绪年间启组同仁堂,设局置船,专司救生,数十年来,救生功高。”

西高村貌
当代本土作家詹幼鹏以鄱阳湖“同仁堂”为题材,创作长篇小说《红船》传世。中国作协会员董晋在1993年主编的《鄱阳遗韵》中,也收录了高润堂的一首《谒定江王爷庙》:“炉香未息篆烟浮,岁入禅堂谒比丘。石壁嵯峨浮屋角,雪涛汹涌压船头。西观瀑布云初定,东望扬澜水急流。贾客往来资庇护,巍巍庙貌几千秋。”中央电视台等数十家媒体前来老爷庙水域探秘解密。如今,“东方百慕大”已然成为“鄱阳湖上都昌县”响亮的旅游宣传语。

村前池塘
高润堂的长子高乃同,又名高平叔,派名圣坪,一生奉献于蔡元培研究k761。高乃同有子高辛民、高以天。高润堂次子高秋同,土改时因“地主”成分迁居多宝乡洛阳村东陈湾刘村生活20余年吾腰千钱,后迁田西高安度晚年极品战神。高秋同长子高唤民(1938—2003)在上饶行医为生,殁葬于鄱阳县;次子赐民在家务农,现随儿女在景德镇市生活。
高耀堂:鲁迅同事 晚蛰故乡
高耀堂(1887—1976)诉诸无知,是循柳公的三子,中科院院士高镇同的父亲。高耀堂于两江优级师范学堂(南京大学前身)毕业,曾在湖北省教育厅任科长,民国初年任教育部主事,兼任全国教育基金会委员、留学款拨汇专员。鲁迅1912年至1926年十四年间一直在教育部谋职,后任教育部佥事。鲁迅在《坟·从胡须说到牙齿》里这样回忆:“我曾经是教育部佥事,因为‘区区’,所以还不入鞠躬或顿首之列的。”而“主事”又比“佥事”职位要低一级。高耀堂与当年的周树人同期皆谋职于教育部,关于俩人私交无资料可查。高耀堂与时任教育总长的蔡元培(后章士钊继任教育总长)过从甚密。高耀堂的侄子高乃同16岁时第一次见北大校长蔡元培,就是高耀同在场引荐的。出生于“师爷之乡”浙江绍兴的蔡元培对江西都昌情有独钟。他的第二任妻子黄仲玉就是都昌县城金街岭黄氏家族的名媛。

西高渡槽
故乡,总是以亲缘索系着在外游子。高耀堂的第一任夫人陈氏,是与西高相邻的北陈村人。他的第二任夫人张玉珍,娘家是津京的大富商,生意做到了海外。京城四周的山很多就属张家所有,新中国成立后献给了国家。高耀堂天资聪颖,通晓五国语言。也许是因为有语言的特长,他在教育部的主要工作是选派和管理出国留学人员。1949年后,高耀堂主要从事文史研究。受“文革”冲击千年魔界,高耀堂1968年被遣送回原籍,一直到1975年落实政策回到北京,次年病逝,享年89岁。高耀堂携妻回到他曾生活过16年的老家西高,当年父亲建造的老宅已在土改时分给了5户贫雇农,俩老人是在村民高立荣家空出的一间厢房栖身。生活费每月从北京寄来30元,起初是直接汇到高耀堂手中,后来受到监管奈何上错床,先汇至左里一个堂妹的家里,再转到老人手上。画家高峰回忆,那时他在村小学当代课教师,老人喜欢和他聊家族历史,还让高峰找来《参考消息》《江西日报》来看,关注国内外大事。高耀堂平时不戴眼镜何辅堂,阅读报纸时喜欢拿着一个放大镜照着看。从大都市来的妻子对农情不熟稔也是常理。她把庄稼地里成片的小麦当做韭菜,感叹“这么多韭菜怎么吃得完” 。邻居送来晒干的一节节糯米粑粉,女主人起初是直接放入粥锅煮,总是夹生,后经村妇指点,才知要重和而搓成团入锅。夫妻俩相濡以沫的8年,张玉珍在亲近丈夫老家的泥土中,收获着人生阅历的另一面。老人善良贤淑,她离开西高村返回北京后,还给当年的房东高立荣写信,并寄来治疗风湿病的药品。高耀堂离开西高那天,是村上人用竹摇椅抬着他到鄱阳湖边乘船去九江,经武汉坐火车至北京。老人体型壮硕,体重总在170斤以上,耄耋之年,已没有正常体力翻越沙山踏上归程。

西高入村路
高耀堂生育九子,“圣”字辈,取名皆从“土字旁”。高则同(1904—1974),北京师大毕业,后去台湾,任兵工厂工程师。高惠同(1910—1935),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学院毕业,铁路工程师,从星子坐船经鄱阳湖回家乡,遇恶浪翻船溺亡。高佑同(1914—1933),清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学生,又称“三豹虎”,状其长得虎头虎脑。他不但书读得好,而且喜欢体育。在清华大学就读时与英国人打球,被英国人从后面猛踢,伤及腰和肾,不治身亡,英年痛逝。高轶同(1921—1969),去台湾,有子女道英、道锦、道钢。高镇同,中科院院士。高境同,留苏回国后,在高校当教授。百同、荣同随父母在北京成长。兄弟中也有早夭的。女儿高丙同,中央广播电台首批播音员、北京广播学院教授,其丈夫1955年授少将军衔。
高乃同:皓首蔡学 只为一诺
高乃同(1913—1998),又名高平叔,是高润堂的长子。著名经济学家、中国近代史专家、蔡元培研究专家。高乃同早年从事经济学研究,留学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美国新社会科学研究院,历任国立研究院经济研究所筹备主任及研究员,纽约中国国际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及研究员,中央贸易部中国国际经济所(现商务部研究院)所长等职孙建弘,南开大学历史研究所教授,北京大学兼职研究员。

高乃同关于蔡元培研究手札
高平叔在其编著的《蔡元培年谱长编》自序《六十年前的嘱托:我和蔡元培的一段文学因缘》中,叙介了学界泰斗蔡元培对他的殷殷嘱托。高平叔第一次见到“都昌女婿”蔡元培先生,是由叔父高耀堂的引荐,那年蔡元培已62岁,而高平叔是一名16岁的中学生。后来,高平叔得到蔡元培的赏识担任他的秘书,一对忘年交的命运交集在一起,1935年,蔡元培委托高平叔搜集并整理《孑民文存》。抗日战火让高平叔整理的稿件散失殆尽,彼时也没有一张平静的书桌能让他潜心于“蔡学”研究。五年后,蔡元培先生去世。高平叔1943年写出他的第一本蔡元培研究集《蔡元培先生传略》。60多年来,高平叔人生历经沧桑,念念在兹的是要完成蔡先生1935年的嘱托。“文革”后拨乱反正,高平叔放弃炙手可热的国际经济学研究。20多年来,编著出版了《蔡元培全集》《蔡元培年谱长编》、注释本文集、传略、年谱简编以及蔡元培教育、美学、哲学、史学、政治、语言文学、科学技术等另编选集近四十册,计1400余万字,实现了“向中国历史交卷,亦向中国伦理道德交卷”的愿望法网伊人。《中庸》曰:“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蔡元培先生慧眼识人乃有一嘱,高平叔先生忠人之事乃有一诺。台湾著名历史学家陶英惠教授感慨:“他这一生,几乎皆为蔡先生奉献,这样执着的‘傻子’,真是举世难找第二人。蔡先生何其有幸,在晚年获得这样一位知己!”

蔡元培铜像(来源网络)
高乃同的儿子高辛民,早年在安徽芜湖一家报社工作, “文革”期间不堪受辱而自绝。高乃同后妻是刘海粟先生的学生,生育儿子高以天,留美博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高辛民儿子高峰,为上海建筑工程评审专家,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高祺从事热交换器跨国采购业务。2014年夏,高乃同的孙子高峰、高祺一行七人,来到都昌寻根问祖。他们开始找寻到都昌徐埠镇的高姓人家,经人指点,才找到了老外婆家所在的多宝乡昭兴湾李村,在村中裹上两包泥土,带回洒于祖母和父亲坟茔上。他们还来到西高祖厅前的池塘四周徘徊,拍摄下祖辈生存过的家园,聊解乡愁。

村后山峦
高镇同:航空报国 立德树人
高镇同奥杰阿格,派名圣堳,《高氏宗谱》记载他生于一九二八年农历九月二十九日卯时,结构疲劳专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196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表音密码。高镇同1946年至1950年在北洋大学航空系学习,毕业后曾在清华大学任助教。1952年起在北京航空学院工作,担任材料力学实验室主任。他负责自行设计和研创出我国第一台光弹性仪,第一个电阻应变片。1970年7月16日,我国一架直升机发生重大事故。当时周恩来总理指示一定要查明事故原因,高镇同被任命为事故分析小组成员。高镇同后来提出飞机结构定延寿理论。“安得盛景吟佳句,桃李成荫赏翠霞”,高镇同教授在航空教育事业成绩斐然。1989年获“国家优秀教学成绩奖”和“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称号。高镇同乐做善事,吟诵“攀越青山戏海河,世间乐趣何其多。琴棋书画皆称道,为善最乐且自得”诗句抒怀。据不完全统计,30多年来他为救助弱势群体奉献爱心捐资达100多万元。
高镇同夫妇与侄孙女在家中
2017年10月精灵复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给高镇同院士颁发学校最高荣誉奖——首届立德树人成就奖,表彰这位“大先生”。高镇同在领奖现场赋诗:“蓝天如洗艳阳春,青山绿水叠翠林欲满杏林。风清气正昭日月,美丽中国颂古今。”耄耋老人高镇同炽热的爱国情怀,从孩童时代就深烙于心。他在回忆少年生活时深情地说:“我小时候就目睹了旧中国遭受列强瓜分、欺侮的惨状。记得‘七七事变’后,我正在北师大附属二小读书,当局下令撕毁课本封面,将书中一些违禁内容用墨笔涂掉,以此掩盖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学校大门面对一个日本兵营,为了多少避开些这群横冲直撞的鬼子兵,学校只好封闭大门,另开一个后门供小学生的进出。从那时起,我就立志自己要好好学习杏林纪事,日后为祖国生产出飞机、大炮,抵御强敌。”在新时代,高镇同赋诗感怀:“爱我中华意志坚,壮怀谱写报国篇。伟大复兴中国梦,锦绣前程会群贤” 。

西高村民居
高镇同人生已历90春秋,他至今还没有踏上过西高这片故土,但他对家乡的情愫一直萦绕于心。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村里改建小学,他捐款2000元。2017年4月,西高村派出多宝中学退休教师高仁贵、县法院退休政工干部高方宝、创业有成乐于奉献的企业家高满松三人,专程前往北京家中看望高镇同老人。老人十分关心家乡传统文化建设,特别是家训家范的弘扬,并为西高村建文化活动中心和救助孤寡老人捐款3万元。高镇同生活俭朴,他的两个女儿在美国事业有成关东太阳会,他和夫人仍住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搬进的六层老宿舍里,没有迁往宽敞的院士楼。他的房间几乎被书橱、飞机模型、奖匾填挤。高镇同曾说:“我从来没有拿钱去买过不必要的贵重物品,像金银首饰之类。我是个做学问的人,全身心投入到学术研究中,没有想过物质方面的享受和爱好。”他在教学科研领域呕心沥血,是一位“为了国家和人民事业永远不知疲劳的结构疲劳专家”。

西高村民居
高镇同院士是共和国航天领域的一代骄子,更是西高村的荣耀。西高村现有村民近千人,从西高村走出的高峰和其子高扬、其女高洁在中国画坛被誉为“鄱湖一家人”。作为一名文化人,高峰和当地不少有识之士热切呼吁,对院士家族老宅的维修与保护迫在眉睫陈升风筝,都昌可以着手把“东方百慕大”老爷庙、高家大院、鹤舍古村打造成当地一条文化旅游的精品线路。

“鄱湖一家人”合绘梅花图
高峰在老宅正门前
高镇同航天报国的理想高于天,院士家族的根脉永远深扎于脚下的这方故土。陈启杰
文图:汪国山
?knowledgetree?? 扫一扫关注我们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122
怒海威龙小祈二人转罗成算卦伊犁河谷大风预警,大雨+中雪,气温骤降58℃,未来几天伊犁的天气是这样的...-伊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