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村韩屋村伊朗驻华使馆举办世界古都斯日和伊玛目霍梅尼归真29周年纪念活动-伊朗文化

2016年01月11日

伊朗驻华使馆举办世界古都斯日和伊玛目霍梅尼归真29周年纪念活动-伊朗文化
正值世界古都斯日来临暨伊玛目霍梅尼归真29周年日之际,伊朗驻华使馆举行纪念活动,中国宗教界、学术界人士,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代表以及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驻华大使、文化参赞出席了活动。
活动在《古兰经》的诵读声中开始。

首先,文化参赞穆罕默德·拉苏里·阿勒玛斯叶致欢迎词。他认为,伊玛目霍梅尼是当代无与伦比的伟人,二十世纪末,在唯物思想、悖逆横扫东西方的时候,他复兴了伊斯兰教,并领导伊斯兰革命,给伊斯兰教注入了新的生机。
以下是文化参赞的致辞全文: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首先向各位嘉宾致以崇高的问候!祈求真主承领大家的斋功,对大家参加今天的活动表示热烈欢迎。
在此,对尊敬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驻华大使哈吉先生、尊敬的中国伊斯兰教协会马中平秘书长、尊敬的北京市伊斯兰教协会负责人、尊敬的各清真寺伊玛目、虔诚的男女同胞们出席今天在这里举行的伊玛目霍梅尼归真29周年暨世界古都斯日声援巴勒斯坦人民权益的活动表示热烈欢迎狂怒射击。祈求真主回赐大家对宗教服务者的尊敬和对巴勒斯坦穆斯林人民的支持。在这阴谋险恶、罪恶横行的世界,我们要感赞真主,让我们成功地摆脱媒体的大肆渲染,让我们心系受压迫的巴勒斯坦人民,让我们虔诚地祈求真主佑助受欺压的人民早日脱离灾难。
今天,我们在这里缅怀伊玛目霍梅尼,二十世纪末,在唯物思想、悖逆横扫东西方的时候,他复兴了伊斯兰教,并领导伊斯兰革命,给伊斯兰教注入了新的生机。
伊玛目霍梅尼的思想遗产在世界上给伊斯兰注入了新的力量,正因为此,伊斯兰的敌人企图从伊斯兰社会内部瓦解伊斯兰,在伊斯兰世界扶持一伙极端的恐怖分子,破坏伊斯兰教在世界舆论中的地位。敌人的阴谋没有得逞,伊斯兰教的光辉并没有因极端主义的罪恶行径而暗淡,虔诚的穆斯林和信士们必将把和平、友爱、陶冶情操、改变社会的伊斯兰介绍给世人。
霸权主义之所以与伊朗为敌,是因为伊朗全面实施伊斯兰教导,是因为伊斯兰促进社会的发展与进步,让人类的精神和物质潜能得到充分发挥,伊斯兰教主张和平与友谊,认为社会公正是实现伊斯兰的唯一途径。穆斯林绝不会让巴勒斯坦人民遭受压迫,即使奋斗数百年,也要一如既往地支持巴基斯坦人民。
伊玛目霍梅尼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采取了一项非常睿智的举措,把伊斯兰教分为穆罕默德纯正的伊斯兰和美国式的伊斯兰。伊斯兰世界面临的所有问题都可以用这两种表述进行分析,也可以用这两种表述区别正确与不正确的道路,穆斯林应该向世人展示穆罕默德纯正的伊斯兰教。美式伊斯兰是反动的、资本主义的、极端的、暴力的伊斯兰,达伊什和基地组织就是美式伊斯兰的代表殷若拙,那些与以色列政权狼狈为奸,压迫其他穆斯林的人奉行的就是美式伊斯兰。
再一次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欢迎,下面邀请今天会议的第一位发言人洪荒大盗,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驻华使馆的哈吉大使上台发言。
之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驻华大使阿里·阿斯科利·哈吉先生发言,大使就受压迫的巴勒斯坦人民、美国总统近期采取的迁馆愚蠢行动、全体穆斯林和世界上热爱自由的人民起来支持巴人民的必要性作了讲话。
以下是伊朗哈吉大使的发言全文:

哈吉大使古都斯日和伊玛目霍梅尼归真纪念日发言稿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尊敬的中国伊斯兰教协会马中平秘书长,
亲爱的穆斯林兄弟姐妹们,
女士们,先生们!
感赞伟大的安拉让我们再次体验拉麦丹月,享受这个贵月的恩泽和吉庆。仁慈的真主把吉祥的斋月称为“真主的盛宴”,把斋月里的信士称为自己的“贵客”,真主仁慈的甘露在吉祥的斋月滋润了每一个人的心灵,祝贺那些珍惜斋月的每分每秒,愉悦地沐浴在真主的恩泽之中的人!
今天,是吉祥斋月的第21天,岁月如梭,吉祥光明斋月的昼夜飞速地从我们身边擦过,崇拜真主、祈求真主最美好的时光正悄无声息地溜走,祈求伟大的真主承领我们的斋功和善举,希望我们大家的祈祷得到真主的应答。
作为穆斯林无论在任何时候,尤其在这吉祥的斋月关心和爱护其他穆斯林兄弟是一项职责。拯救受压迫者、关爱苦难的人们,帮助弱势者时时刻刻都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但在吉祥的斋月这种关爱显得更有必要,更能博取真主的喜悦。
今天,巴勒斯坦人民是世界上最受压迫的人们,七十年前,他们被驱逐出家园,领土被侵占。七十年过去了,仍有许多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长期居住在难民营里。上个世纪,犹太民族中有一伙极端分子,在欧洲度过危机之后,凭空捏造了一个理想,呼吁居住在世界各地的犹太迁移到一个特殊的国土,共同生活,共同成立一个政府。从那天开始,他们就在策划实施扩张的梦想,他们选择了巴勒斯坦作为实现梦想的地方。
七十年前,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斯曼帝国解体,伊斯兰版图被殖民主义瓜分,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利用伊斯兰社会出现权力真空的机会吴洛仪,在殖民主义的大力支持下,利用威逼利诱的手段,动用武力侵占了神圣的巴勒斯坦领土,建立了犹太复国主义政府。
以色列侵略政权成立之日即是西亚穆斯林的苦难日子的开始,七十年来,本地区出现的所有问题和面临的所有困境都是这一侵略政权造成的。
以色列政权的罪行罄竹难书,联合国通过数百项决议谴责该政权的反人类暴行,国际舆论经常讨伐和谴责该政权的罪恶行径,然而,该政权仅仅因为得到几个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国家的支持,不仅生存了下来,而且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地在本地区犯罪作恶。
今年是巴勒斯坦历史上不可思议的一年,有些国家妄称巴以达成了和解,如今他们的丑陋面目已昭然若揭,事实已证明,在过去数十年里,所谓的巴以和解谈判,纯属演戏,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只是在浪费时间,他们根本不在乎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权利。
前些日子,美国总统做出愚蠢的决定,将美国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引起了巴勒斯坦、穆斯林和热爱自由的人们的强烈愤慨,愤怒的巴勒斯坦人民起来举行抗议,这是他们唯一的武器,然而却遭到犹太侵略政权的血腥镇压,在美国使馆开馆日,导致60多巴勒斯坦人牺牲,数千人受伤。
虽然灾难重重,但是我们穆斯林坚信真主的常道:不信真主的政府可以长存,不义的政权必定灭亡。
今年,犹太复国主义分子举行七十周年犯罪庆祝活动,受压迫的巴勒斯坦人民也在七十年的“灾难日”表达了对以色列的愤怒。
七十年来,巴勒斯坦人民世世代代为了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与以色列侵略政权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他们坚定的毅力和大无畏的精神值得世人的敬仰,世界人民应当倾听他们的呼声,援助他们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
以色列犯下滔天罪行后,伊斯兰国家合作组织立即采取行动,在土耳其召开首脑会议,谴责古都斯的侵略者犯下的罪恶行径,这些行动是值得称赞的,能让巴勒斯坦人民感到一丝丝的慰籍,仅仅如此汤原天气 ,远远不够,而是伊斯兰国家必须精诚团结,长期合作,才能彻底遏制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罪恶行径。
但令人遗憾的是,有些伊斯兰国家公开与以色列侵略政权来往,并企图消除与以色列交往的丑陋形象,为与以色列建立正式关系铺平道路。
这些国家不但背叛了巴勒斯坦人民,而且还背叛了本国人民,他们不但没有捍卫受压迫人民的权力,反而与侵略者狼狈为奸,这种做法严重违背了伊斯兰教导。
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政府从未忽略巴勒斯坦人民的权益,自始至终支持巴勒斯坦人民争取自己的正当权益。最近,中国政府宣布,反对美国使馆迁移耶路撒冷。
令人遗憾的是,世界主要媒体控制权掌握在霸权主义国家手中,他们不允许世界人民深入了解以色列侵略政权犯下的滔天罪行,不让世界人民知道居住在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每天过着监狱般的生活,经常遭受以色列政权的暴力袭击。不让世界人民知道,如今有许多巴勒斯坦难民连续几代人生活在难民营里。巴勒斯坦人民永远不会气馁,他们把难民返回家园的愿望一代传给一代。最近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民在巴以边界铁丝网后面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这次游行被称作“回归家园”游行,参加游行的人大多为年轻人,这就充分表明,巴勒斯坦人民心中的希望之火是永远扑不灭的。
这几天,正值伊玛目霍梅尼归真29周年纪念日,我们今天的活动既是声援巴人民的古都斯日,也是纪念伊玛目霍梅尼的归真周年日。伊玛目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给巴勒斯坦抵抗人民注入了新的力量。伊斯兰革命胜利不到六个月,伊玛目霍梅尼就呼吁伊斯兰世界关注巴勒斯坦问题,他宣布每年拉麦丹斋月的最后一个主麻日为世界古都斯日。从那时起,世界穆斯林在每年的拉麦丹斋月最后一个主麻日都要关注从伊斯兰身体上被割离的巴勒斯坦人民的情况,并祈求真主拯救巴勒斯坦人民早日脱离苦海。
今年是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的四十周年,四十年前,伊朗人民在伊玛目霍梅尼的引导下种下的这颗伊斯兰共和国幼苗,如今已长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已扎根于人民心中,丰硕的果实已展现在世人的眼前。
在尊贵的斋月里柑橘凤蝶幼虫,让我们共同祈求伟大的真主提升已故伊玛目霍梅尼在乐园里的品级,祈求真主,佑助巴勒斯坦人民,早日摆脱以色列政权的魔爪,早日实现自由先祖热裤。
北京学者马名俊在发言中,讲述了中国著名伊斯兰学者杨兆钧先生在1936年受民国政府资助前往土耳其安卡拉大学留学途中遇见七位声援人民的阿拉伯勇士的所见所闻。
以下是马名俊先生的讲话全文:

“古都斯日”讲话稿
尊敬的大使阁下,尊敬的文化参赞先生,各位来宾,穆斯林兄弟姐妹们,赛俩目。
适逢今年斋月的“古都斯日”,我第一次受邀参加这个活动,感到非常荣幸,因为这是根据尊敬的大阿亚图拉、伊玛目霍梅尼生前的发特瓦(教令)而举办的活动,这是一次为久经磨难的巴勒斯坦兄弟声援的活动,是为世界和平祈祷的活动。
这个正义的活动使我不禁想起了我国一位著名的伊斯兰学者—杨兆钧先生的一篇旧文。那是他在1936年受民国政府资助前往土耳其安卡拉大学留学的途中,为在南京的《晨熹》旬刊写的一篇旅途通讯,通讯的题目是“阿(拉伯)人口中的巴勒斯坦”。这是一篇反映当时真实的巴勒斯坦历史状况的史料。
这篇通讯主要介绍了杨兆钧先生在旅途中偶遇的七位阿拉伯勇士,慷慨赴难前的几段对话。记录了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对巴勒斯坦人的抗争抱同情支持的态度,也为他们的斗争前途在忧虑。文中是这样记述的:
“从新加坡向西开的轮船上,添了七个阿拉伯人,四个是来自马来群岛,二个是来自印度,一个是原在安南当警察的,最近才辞掉职务回到阿拉伯,他们在这条船上要过十三天,才到他们的目的地—亚丁上岸;因为有二位能讲英语,我和他们很快的成了朋友,一同吃起抓饭,一同礼拜。萨义德从前当过军官,他是这七个阿人的领袖。”
萨义德见我手中拿着亚细亚杂志,便问:“这本杂志上可有什么巴勒斯坦的消息?”
我随口反问:“这期不曾登巴勒斯坦事件,不过你是阿拉伯人,一定知道巴勒斯坦最近的情形“。
萨义德答道:“自然知道,你晓得我们七个人回亚丁的目的吗?我们是准备和英人、犹太人死拼去”,他说着举起他的粗大的拳头,向前挥动着。
萨义德接着回答:“自从一九二一年英国允许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国,就给阿、犹两族人布下纠纷的祸根,犹太人根据英人贝尔福的宣言,从事移民、开垦、经营各种事业,巴勒斯坦即成为他们的根据地,他们招考各地犹太人来作建国运动,起初阿人见他们所来的数目不多,没有作积极的反对,到一九三三年,德国国社党排犹以后,到处见拒的五十万被逐的犹人,即认巴勒斯坦作祖国一样的跑来,其中虽不乏逃往英、法、俄等国的,但是巴勒斯坦增加的犹人,数目惊人;一九三三年犹人只有三十一万人,一九三四年便增到四十三万人,一九三五年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已经六十多万人,这个数字,犹太人自己不肯实认极品杀手,英国人受他们的贿赂不将确数报告出来”。
“这样继续下去,将来势必反客为主,将阿拉伯人排挤出去,无论如何,这是阿拉伯受不下的事体”。
我进一步问道:“英国人是巴勒斯坦的统治者,阿犹的纠纷,正是增加英帝国的不安,难道英国没有什么公正的政策,以谋彻底的安定吗?”
萨义德立即说道:“公正!?英国人(迁)移来犹太人的动机,就是不公正的政策。…现在他们知道阿(拉伯)人不肯善罢甘休,正不断的派军队来压迫。”
我又问:“英人既派来军队,你们除去用武力反抗外,还有什么其它方法来解决这纠纷呢?”
另一位叫阿卜杜拉的阿拉伯人说道:“解决的途径是有,但是英(国)人没有诚意。”
“例如前些年的立法委员会是可以解决许多纠纷的;委员会是由阿拉伯人选出十一个回教徒的委员及三个基督徒的委员,由犹太人选出七个委员,英国官吏推出五个委员,另有二个委员是由居住当地的外国商人选出刘立淇,这二个的国籍不限定,也许是德国人或是希腊,或是阿尔曼尼亚人,这样选出的二十八个委员组成立法委员会,可以制定许多减少纠纷的法律,限制犹人购地,移民,但是犹太人呢,他们狡猾极了,不肯照这个比例选委员,暗中抵制,使立法委员会一延再延的无法成立;所据的理由荒谬极了:
一、犹太委员的名额,不能按照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数目计算,洪煦榆应按照散在世界的犹太人计算,
全世界的犹太人有一千七百万呢!岂能在立法委员会只占七席?
二、犹太人每年所纳的税额达政府全部税收的百分之六十,为什么立法委员的名额,占全数的百分之二十五?”
阿卜杜拉接着说:“立法委员会竟因他们的抵制,拖延到今日,也不曾成立,甚至英伦的议会上有人提出“为什么不促成巴勒斯坦的立法委员会”的质问,以责政府,殖民地大臣还说:“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之成立,有背贝尔福宣言”。
阿卜杜拉说到:“这样为犹太人作支持的辩护,足以看出英人是否有解决的诚意了。”
我又问道:“据我看,你们从起初容许犹太人移民而不积极反抗,是过于宽容,所以英人才任意压迫你们,(这是)我替他们做个假设的断定。”
萨义德辩解道:“我们并没有一味的不反抗,但是我们没有武器,所以屡次的结果,皆是失败,例如一九二八、一九三三及一九三三(年)屡次的示威运动,皆以限制犹太移民及购买土地作斗争的目标,英(国)人毫不容纳我们的要求,今年叙利亚也争出独立,埃及也废除了不平等条约,为什么不允许阿拉伯人的正当要求,从四月初(起),发动与英(国)人、犹(太)人的恶斗,是下了最后决心,非获得相当结果,绝不停止。”
我进一步问道:“但是你们以缺乏现代武器的群众,怎样与英帝国相斗呢?”
萨义德立刻回答:“还有旁的路吗?七月间我们的领袖,已经召集各地的阿拉伯人来为巴勒斯坦牺牲一切,所有也门、伊拉克、印度、马来等地的穆斯林全是我们的(后)援队,在乡间,在山丘沙漠正是我们所熟悉的战场,英人虽有飞机、坦克,我们长期的(游击)扰动,会使它疲乏的。武器吗?在这里!”他又挥起他那粗大的拳头,像登上沙场的勇敢。
“圣先知的后裔啊!为着生存,拔出你的剑来!”萨义德反复的这样唱着。一位烈士的相貌,永留在我的头脑中。
杨先生写到,船抵亚丁,他们与我道过色兰上岸别去火灵凤仙,(我)怅怅的望着七位壮烈的勇士在沙石的街道上消逝了。
买到一份英文报纸,登载着政府为巴勒斯坦的乱事,已派去两万名军队,巷战,暗杀,破坏从城市延到乡间,阿(拉伯)人的游击战已经开始,甚至阿拉伯的妇女儿童也参加这为争生存的斗争,各地赴巴勒斯坦参加者络绎不绝。
杨先生最后写到“谁能说死力反抗压迫,是徒然的牺牲呢?”
杨先生的这个设问句,表达了先生对巴勒斯坦解放事业的同情、忧虑和发自内心的支持郑全战。这篇通讯恰恰是在中国人民伟大的抗日战争爆发前夜发出的。距今已经有82年了。可以说,中国穆斯林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同情支持应该不仅仅是这82年了吧?杨先生的旧文也为我们记录了七位阿拉伯勇士,其中的两位的名字称为萨义德和阿卜杜拉,他们也许早已为巴勒斯坦的解放事业捐躯,但他们的名字和他们的铿锵话语将永垂青史。“圣先知的后裔啊!为着生存,拔出你的剑来!”
随着这正义的歌声,第二年发生在中国北京西郊的卢沟桥“七七事变”就引发了中国人民死力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八年抗战,为了生存,保种护国,包括中国穆斯林在内的中国人民,放下了和平生活中的工具农具,被迫拿起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以中国人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经验来看,世界文明在发展,只要巴勒斯坦人民能够团结一致,在全世界穆斯林和一切同情支持巴勒斯坦解放事业的人民的协助之下,和平到来之日不会太远的。正如大伊玛目霍梅尼所说的那样:“古都思是穆斯林的,必须归还穆斯林”。普慈特慈的真主定会佑助我们成功。阿悯。
谢谢大家!
杨兆钧先生的这篇通讯发表在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晨曦》第二卷的第12期上
北京牛街热心的穆斯林谢景懿老师在讲话中李宥利,表达了中国人民和政府一贯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正义斗争的立场。她自豪地说,在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刚刚形成之时,他的父亲组织穆斯林在北京举行了反犹援巴的游行活动。
以下是谢景懿老师的发言全文:

反霸权,争和平
缅怀霍梅尼,援助巴勒斯坦
文/谢景懿
今夜星光灿烂,下弦月已挂在天边,伊历1439年的来埋丹在祥和、吉庆中度过了大半,今日我们北京穆斯林应邀来到伊朗使馆,与纷至沓来的各国各地穆斯林兄弟姊妹一起提念伊玛目霍梅尼,一起响应他老人家的号召——矢志不渝地援助巴勒斯坦人民的正义斗争!
在感赞安拉的慈悯与恩典的同时,我们不会忘记,距今39年(即1979年)前的1979年8月7日,伊斯兰世界具有崇高威望的伊朗大阿亚图拉伊玛目霍梅尼向全世界发出呼唤:将每年斋月的最后一个主麻日,定为“古都斯日”,全世界穆斯林和爱好和平的人们在这一天,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的霸权和侵犯,给生无宁日的巴勒斯坦人民以声援。祈求真主襄助巴勒斯坦人民的正义事业,给他们以国权、人权、领土权!阿米乃!
作为一名中国穆斯林女教师,我有责任把霍梅尼巴巴的故事、中国与波斯源远流长交往故事,中国援助巴勒斯坦的故事讲给青少年朋友听,让他们知道中国政府和人民一贯的态度与立场。
早在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我的父辈们领导并参加了声势浩大的北平回教人反犹援阿大游行,七十年前,以色列国刚一成立,中东地区爆发战争,中国北京穆斯林群情激愤,集会声援,旗帜挥舞,口号不断。秩序井然的“白帽大军”分乘白崇禧将军给联系的几十辆军用卡车,沿街游行,痛斥帝国主义卵翼下的犹太复国主义无耻行径胆大包天,市民鼓掌,媒体称赞,佩服北平的老回回的正义和勇敢,致敬电和善款纷纷寄出,援助阿拉伯圣战,中国穆斯林反犹援巴大游行史册永流传。据《月华》周刊记载,我的父亲谢植伦时任北平回教协会常务理事,是大游行活动的副总指挥。作为晚辈,我感到很荣光和自豪,如今我也能继承父辈的传统参加这里的“古都斯日”纪念活动并有幸发表讲话,这说明中国穆斯林支援巴勒斯坦的行动是代代相传的,这是正义之举,是安拉的引领,“艾勒海目都吝俩习”!
新中国政府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以及爱好和平的中国人民,始终站在对巴勒斯坦鼎力援助的前沿;
1984年阿拉法特来华受到邓小平亲切会见,他老人家明确批评美国对以色列的偏袒,指出任何正义事业都要经过困苦和艰难;
2000年、2001年,江泽民会见阿拉法特:表示巴享有不可剥夺的包括建国权在内的民族自决权,我国人民始终站在巴正义事业这一边;
2005年胡锦涛与巴民族权力主席阿巴斯会谈,胡主席说:中巴已成为真诚可靠值得信赖的好兄弟、好伙伴,我坚信中巴的友好关系必将得到进一步发展:
2009年中国政府以1500万美元援助巴勒斯坦难民; 2017年7月1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巴总统阿巴斯举行会谈。习近平指出,中巴两国友谊源远流长。中国是最早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正义事业、最早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巴勒斯坦国的国家之一。两国人民相互理解、相互信赖、相互支持,是真正的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近年来,中巴两国高层交往密切,政治互信更加巩固,各领域合作得到稳步发展。而后,习近平主席就推动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提出四点主张,他强调:中国视巴以双方为“一带一路”沿线上的重要伙伴,愿本着发展促和平的理念,开展互利合作,继续支持巴勒斯坦的加快发展。
意义重大的“古都斯日”不只属于某个民族和国家,而是全世界人民值得纪念的日子。当今世界的霸权主义者把狭隘的自我利益至上化,凭借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为所欲为。它们置联合国安理会于不顾,违背国家主权利益,美国擅自迁使馆至耶路撒冷,引起巴以冲突,造成50多人死亡谢缙,3000多人受伤。事态严重,巴以两国关系再度紧张……反霸权,争和平,是保障人类命运共同体利益的关键,, 中国穆斯林坚决支持我国政府的正义立场和主张,巴勒斯坦国一日无宁杜肖雄,中国人民的声援一日不停!
中国穆斯林和巴勒斯坦穆斯林同是伊斯兰大家庭的一员。正如穆圣*所言:“全世界穆斯林皆兄弟相互同情彼此爱怜,就像一个身体那样,若有熬夜和发烧,是因身体上有一个不适的器官。”(两大圣训集一致会同努尔曼·本·白希勒传)正如《古兰经》经文【2:244】所云:“你们当为主道而战斗,当知道真主是全聪的,全知的。”崇尚和平,渴望安宁,缅怀霍梅尼,心系古都斯!祈求真主尽快拨转中东局势吧!阿米乃!
最后一位发言者是穆斯林诗人陈敏正老师为不久前,一名8个月大的女婴在5月14日美国使馆迁移耶路撒冷开馆日,被以色列纳粹毒杀写下的诗歌。
诗歌全文如下:

写给5月14日被以色列纳粹毒杀的巴勒斯坦女婴
尊敬的大使阁下,尊敬的文化参赞先生,各位阿訇,各位来宾:赛俩穆。
2018年5月14日,美以欢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而60英里之外的巴勒斯坦加沙地带,正遭受着2014年大屠杀以来最血腥的一天。随着以色列暴行持续升级,死亡人数也在不断上升,浓烟、子弹、爆炸弥漫整个地区,一名8个月大的女婴因吸入催泪瓦斯窒息而死。包括这名女婴在内,共造成61名巴勒斯坦人死亡, 2400多人受伤。
美国搬迁使馆恰逢巴勒斯坦第70个“灾难日”。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建国。次日,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北村韩屋村近百万巴勒斯坦人沦为难民。巴勒斯坦人将这一天视为灾难日。阿拉伯语叫作 ?????? ???
怀着悲愤的心情我写下了这首诗《写给5月14日被以色列纳粹毒杀的巴勒斯坦女婴》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只知道你是个婴儿——我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谁——只知道你是个巴勒斯坦的baby——我不知道你的出生日——只知道你死在这一天——5月14——巴勒斯坦的灾难日——?????? ??? ——以色列的侵占日
这一天你像往常一样醒来——用无邪的目光惊奇地打量这个世界——也许还露出一丝丝欢喜——突然间,炮火连天,大地颤抖——人们四下躲避——妈妈紧紧地将你抱在怀里——你本能地寻找妈妈的乳头——可是你吸入的不是甘甜的乳汁——而是以色列刽子手喷射出的瓦斯毒气——瞬时间你被窒息——来不及哭啼——一个稚嫩鲜活的生命就停止了呼吸——你来到这个世界仅仅八个月——240多天,便是你的全部经历——一切还没有开始——就匆匆离去——然而,你并不孤独——同你一道牺牲的还有60名平民男女——穿着血衣在天堂的大门相聚——一边美以恶魔在举杯相庆——另一边加沙的巴勒斯坦穆斯林在怒号,在哭泣——一边是以色列纳粹的子弹呼啸——另一边是巴勒斯坦穆斯林倒下的身躯——历史永远记住这一天——2018年5月14日——巴勒斯坦的灾难日——美以恶魔又欠下了穆斯林世界的血债一笔——杀人者抵命——这是造物主的法度和定律——又是一年古都思日——我们在践行伊玛目霍梅尼的遗嘱——又是一次声援——全世界穆斯林在呐喊、抗议——正义必然战胜邪恶——我们坚信——安拉的援助正在临近——安拉的援助正在临近。
会议期间还播放了关于伊玛目霍梅尼和最近几个月在加沙举行的“回归家园”的游行活动纪录片。活动结束后在使馆中央大厅宴请与会嘉宾开斋。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52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古古怪界大作战全集会玩水晶的女人所散发的七种魅力-月艺水晶义乌tnt众享e家创新之路(下)-众享e家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