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凯胶片股吧伊斯坦布尔,请让我为你揭开神秘的历史面纱-田园的美洲拉维达

2016年10月07日

伊斯坦布尔,请让我为你揭开神秘的历史面纱-田园的美洲拉维达
今年的土耳其夏季之旅已然进入倒计时,冬季的旅行却还未交作业,心中甚是不安。于是,在这个淅沥小雨的夏日,我来给你讲一讲寒冷冬季里的伊斯坦布尔凶鸟猎食图谱,带你漫步这片古老而美丽的领土。
一,乘渡轮,从亚洲到欧洲
几乎走遍世界的朋友曾在出发前对我说,伊斯坦布尔是他最爱的城市。
我来的却不是时候。
2月的伊斯坦布尔,不仅阳光稀罕虾夷共和国,如果不是大雨滂沱都要雀跃了。

渡轮上,一路尾随的海鸥
我在凌晨6点抵达的第一天,坐着海鸥一路尾随的渡轮,穿越博斯普鲁斯海峡从亚洲来到欧洲,看着阳光从不时挣脱乌云到最后被完全收服,最后柯哀分析文,我在眺望海峡的美丽皇宫中,瑟瑟发抖地感冒了。
但是,只要有一口仙气吊着,下刀子也难挡一颗勇闯天涯的心呐。
但凡去过故宫的人都会觉着,与我天朝上国相比,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托普卡匹皇宫(topkapi palace)的规模与壮丽程度,实在是连承德的避暑山庄都远远不及。但是,如果你了解,这里曾经是东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的君士坦丁堡,历经战火后又成为奥斯曼帝国的伊斯坦布尔,是不是会觉得,这样的皇宫已经足够匹配?
深宫佳丽与大家闺秀,无谓气势米卡塔,各有千秋而已。

皇宫里大片草地,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凉亭眺望金角湾(golden horn)
对阿拉伯语无能为力的游客,从入口处右手边租个随身携带游览解说器,才是打开皇宫神秘大门的正确方式。

壮士出征,君为送行

海风徐来,卧榻小憩

落地窗,明亮
带着这小小的盒子,你会看到壮士出征前苏丹在高门前送行的壮观场面;炎炎夏日里,在海风徐来的临海卧榻上小憩的苏丹;迎接将士凯旋归来,人声鼎沸的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甚至是在礼拜室里虔诚向真主诉说心事的苏丹。
历史的画面,一幅幅,一帧帧大宋首席御医,鲜活几能触手而及。
如果这些还不能满足你,请到厨房展示区,那里有精美绝伦的各种餐具,镶满宝石的奢华风,花团锦簇的古典风,抑或是明清中国的青瓷风,融于生活的艺术品总是更能让人共鸣。
热血沸腾的男儿们,则一定不能错过左手边的武器展览区。光是那些长刀弯刀就能让人血脉贲张了,更逞论长枪短炮,黄金铠甲?
皇宫里的故事已经随着滚滚红尘淹没在历史的浪潮里,可如今的我们,站在白身金顶的凉亭里,仍然能够眺望海峡和金角湾,如果在四五月的春季里来,据说能看到美不胜收的郁金香绵延远去包胡尔查。我们是不是该为能在这平静而又慵懒的历史里伫足而感到不胜荣幸?与这相比,水泥森林里的疲倦和无奈,都渺小到无以计数了吧?
谁又能说旅行无意义呢?
二,蓝色清真寺
与黑袍加身,黑纱遮面的中东国家相比,如果不是间歇响起的古兰经唱诵,恐怕很难让人想到土耳其是一个穆斯林国家。世俗化程度之高曙太郎,从女士们五颜六色的头巾可见一斑。
如果你留意下男士们的裤子,又不难发现膝盖上的磨损,这定是虔诚的信众星际修士。

壮观的蓝色清真寺
想起墨西哥城zocalo广场不远处阿兹台克人的神庙,若不是地势原因被掩盖,恐怕早就成气势恢宏的教堂的地基了吧郭晓小?
如果不是荒无人烟或是被森林掩盖,阿兹台克的Teotihuacan,玛雅人的Chichen Itza,印加人的马丘比丘,我们还能见到吗?
在美洲,伴随着殖民者的到来,一种宗教对另一种宗教的无情碾压,几乎以血洗的方式完成。
还好,这片民族大融合的土地,虽然也有迫害,但也呈现了一定的包容性,才使我们得以在今天看到蓝色清真寺和索非亚大教堂相向而立。

侧影
蓝色清真寺(blue mosque),是Sultan Ahmed Mosque的别名,于1609-1616年间建造星期五台球,因其内部精美的蓝色伊兹尼克瓷砖而得此芳名。它是Sultan Ahmet I为彰显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统治力量而建,温翠苹对于没有丰功伟绩的Sultan Ahmet I来说,动用国库建造这么一座豪华的清真寺,激起乌理玛(穆斯林国家有名望的神学家和教法学家的统称,特权阶层)的众怒也就不难理解了。
抛开历史原因,这座建在拜占庭帝国宫殿遗址上的清真寺,即使我们这些门外汉看来,依然被这建筑之美所打动。

远观
中间的大圆顶,绵延而下的半圆顶,最终又以小圆顶收尾。建筑师Mehmed Agha在师承Mimar Sinan奥斯曼古典建筑风格的同时,更加注重光线的应用。

步入礼拜厅,仰望巨大穹顶上的精美花纹,大大小小200多个窗户透进的光线,穿过彩色玻璃,映照在蓝色绿色花纹的伊兹尼克瓷砖上,真是一种奇妙的诗意表达。

太阳,象征苏丹

蓝色清真寺里面的瓷砖花样
穹顶中央的太阳自然是苏丹的化身(各民族首领似乎都认定自己是太阳神的化身,比如印加人),自阳台而下的瓷砖上描绘了柏树,郁金香,玫瑰花和水果树,苏丹认定他所使用的这些图案足以媲美充裕的天堂。四根被叫做象脚(elephant feet)的柱子上,亦有金色为主题的阿拉伯书法。
如今,大部分的瓷砖已经被更新,2014年的重建工作中确认,蓝色清真寺共有23000块瓷砖。


400年后的今天,置身其中,除了被建筑之美所打动,我亦深深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跪拜在柔软地毯上祈祷的信众,还有不时提醒我用滑落头巾遮住头发的工作人员。
三金柳妍,具有神秘力量的索非亚大教堂
相对而立的索非亚大教堂(Ayasofya)Hagia Sophia Museum,则是另一种难以言说的奇妙。
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维修至今仍未结束,部分脚手架遮挡只能参观局部,但仍难掩其承载两种宗教的魅力。

维修中的hagia sophia

蓝天下的sophia
建于532-537年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已经是原址上的第三所教堂,当年由查士丁尼一世下令修建。虽然历经多次地震,多次修复,多次圣像破坏运动,甚至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建立之后改造成清真寺。但在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建立之前,它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主教堂。甚至有人认为,正是其恢宏的规模影响了俄国成为东正教而不是天主教。

并且,由于Mimar Sinan对其改造,深深影响到了土耳其清真寺的建筑风格,可以说它是奥斯曼古典建筑风格的鼻祖。


穆斯林风格
历经1500多年,我们现今仍旧能从二楼墙壁上精美的马赛克圣像感受到希腊正教(即东正教)的力量,亦能从一楼增加的穆斯林建筑里感受到逊尼派的虔诚。

不仅如此,索非亚大教堂还是座具备神秘力量的教堂。在成为博物馆之前,大教堂主厅里的井水一直是心脏病及其他疾病信众的治愈源泉。据说,这些病人会连续三周星期六来讨上一杯井水,期待医好病痛。

weeping column
教堂里还有一座大理石柱,weeping column,同样具有治病效果。病人需将大拇指或其他手指放进铜盘中央,同时按摩身体疾病部位,即能治愈。据说查士丁尼大帝曾靠在柱子上治好了头痛。


墙壁上的马赛克祁可欣,并未尽毁


到处都是惊喜
这里曾经保存有圣母玛利亚的寿衣,耶稣被钉十字架的钉子以及耶稣石棺,而这些则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时被掠夺一空。
即便如此,索非亚大教堂依旧是神奇所在。

很有气势的大门
索非亚大教堂的门,廊柱,大理石,甚至其它一些材料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世纪的早期文明。
Dan Brown的新书Inferno被拍成电影后,索非亚更是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
四,地下宫殿和美杜莎

丹布朗的铁粉自然也不能错过膜拜水下宫殿的机会。与其说是水下宫殿,不如说是地下储水系统更为确切。如今池水已经寥寥几不可见,昏黄的灯光,湿滑的地面,密不透风的地下,无一不会诱发幽闭恐惧症。
我在幽黄的灯光下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只为看一眼传说中能迷惑人心智的美杜莎。蛇发美女美杜莎被压在柱子下,不远处的水池中竟有许多的鱼儿在畅游。


我受不住憋闷,匆匆离开。

五,苏雷曼尼亚清真寺

顺着有轨电车车往山上走,热闹嘈杂的店铺和人声渐渐远去,伊斯坦布尔大学的大门矗立眼前。顺着高墙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漫步,幻想着高墙里高大树木下手捧书卷的学生,肆意挥洒青春的年轻人,不觉间来到了苏雷曼尼亚清真寺。


相比蓝色清真寺,这里几乎可以用人迹罕至来形容。高大的树木,绿油油的草地,冬季的伊斯坦布尔,我竟然在这里感受到温暖与无比平静。我慢慢走,一点点浏览,生怕错过一丝历史的痕迹。

但单是眺望海峡的景致,就足够吸引我了海风股票论坛。水是一座城市灵动的生命,何况这里是一片海峡。

下山时,又转进了大巴扎,衣服工艺品,烤肉摊小首饰,应有尽有。从宁静肃穆的清真寺一点点走进烟火气十足的人间,我竟然有点想要逃离的欲望。
伊斯坦布尔的老城区就是如此乐凯胶片股吧,上一秒还在当当车旁的小店里喝热饮吃土耳其软糖,下一秒可能就走进历史里看风起云涌长生谣,恍惚间你就是拜占庭帝国时的一枚小商贩,抑或是奥斯曼帝国的一位大祭司。
文明和宗教的碰撞,历史浪潮的裹挟与融合,或许,这正是伊斯坦布尔的魅力所在吧。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18
hp1008驱动会阴侧切这一刀,你挨了吗?-蓝丝带万峰石材企业(品牌),个人命名原理-奇门遁甲法术符咒道术秘术方术风水镇法传承